爆肝卿

废话博主,腿图博主
每句废话一定要配一首歌

© 爆肝卿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楚留香手游】【华武】春波绿(上)

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楚遗风的棺材板要按不住了!不管了,只要能睡到萧疏寒,怎样都好(ntm)

ROOM4:

请务必仔细看下面的警告:

本文包括以下三对cp:

楚遗风x萧疏寒    齐无悔x风无涯   齐无悔x萧疏寒

主齐无悔x萧疏寒👈我知道很邪教但是莫名很好吃

因为是邪教所以没有cp名,姑且叫做中年暗恋组吧(不是


脑洞来自 我和室友的下作对话  欢迎大家点进去品一品我们俩的龌龊

四角关系双重NTR伦理大剧,本来想直接叫四角关系的,但是最后决定还是用这个有颜色的题目

希望我写了这个不会被人打(跪

另外, @求葱开开快去写论文 不知道太太愿不愿意吃这样的邪教华武hhh










夜色很深。

乳白色的月亮挂在天顶上,像是一颗饱满的乳房,下一刻就要滴落下粘稠的乳汁。周围墨色的云彩胡乱涂抹开来,覆压着月面的轮廓,透过着微微的莹光。

金陵城早已经睡下了,曲曲折折的小巷和园林伏在夜幕里,安静而绵长地扬起微风,卷起了街角旌旗一角,在静谧的空气里稀稀落落地响起窸窣声。

街头太安静了,以至于衬得远远而来的脚步声像是一阙有音律的调子,撞击在古老的城墙砖瓦上,继而荡到齐无悔的胸口上。

他昂头喝了一口酒,四周安静得连酒液吞咽的声音都变得格外响亮。

他满不在乎地抹了一把嘴,把酒葫芦塞回腰间,把双腿搁在油腻的桌面上,脚尖勾着脚尖,循着来人脚步声的音调,一下一下的抖动。

破旧的绑腿布条随着他的动作富有节奏地飘扬,看起来有点儿落魄萧索。

他头也没有抬,两眼紧盯着停在自己面前的那双素面白靴,道:“你来了?”

“我来了。”

来者拉开一条长凳,安然入座。

齐无悔抬头看他,半醉的眼不甚清明,所以瞧不清对方的五官和冠服,只模模糊糊借着月光品味他的神情,像是深海珠蚌嵌在胸腹里的珠光,透过海浪映在漆黑的海面上,有点寂寞,有点朦胧,更多的却是等待和凋零。

齐无悔咧嘴一笑,道:“更深夜半,小店不待客,另寻高就吧。”

对方挺了挺本来就紧绷的脊背,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。他盯着齐无悔腰间的酒葫芦,道:“你不是客人吗?”

齐无悔摇头晃脑道:“是主是客,全凭一念之间。道长不是最该清楚这一点吗?”

他说出这话,就是要看到对方变色。果然,那张淡如白水的面孔立刻凝固起来,成了锐利的冰峰。

“没想到华山自诩侠客,也有如此油嘴滑舌之徒。”他讥笑一声,眼中却全然没有笑意。

“我们可从没有说过自己品行高洁,”齐无悔也学着他笑了笑,却少了三分冷峭,滑稽得不成样子,“华山绝处逢生,什么营当都做。”

对方的眼神闪动了一下,嗫嚅嘴唇,好像要说些什么,却被齐无悔紧接着的话打断了。

“——只不卖人心和感情,”齐无悔的脸色也寒了下来,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,站起身来,“萧掌门,我们跟你们可不一样。”

萧疏寒冰冻的神情裂开了一条缝,他想止住从中涌出的情感,那缝隙却越碎越大,终于汇作一股洪流,冲垮了他的处变不惊。

“跟我们不一样?你倒是说说,有什么不一样?!”

真气涌动,他身后的剑匣嗡嗡作响,连带着杨柳木的桌面也打颤。

齐无悔瞥了他一眼,一掌击在桌面上,振起一只缺了口的酒杯,一扬手,往里头灌满了酒,裹挟着一股凌厉的剑气挥到萧疏寒面前。

萧疏寒张指一拈,那酒盏便安安稳稳落在他的两指之间。他看了一眼齐无悔,敛下目光,静静地喝完了这杯酒。

唇舌击打在酒液上的声音在咫尺之间轻轻回荡开来。

齐无悔等他咽下口中的琼浆,悠悠开口道:“萧疏寒,你到底在怨什么?”

萧疏寒一怔,抿起嘴,良久扯开一个苦笑:“你说我在怨什么?”

“求之不得的东西,还不如放开的好,”齐无悔叹了一声,“你一个修道之人,竟不如我这个酒鬼看得开。”说罢,他背过身去,作势要走。

“放开,你放得开吗?”萧疏寒反问道,“渡人不渡己这点,你倒是学了楚遗风的十成十。”

齐无悔脚步一顿,侧过脸来,神情若隐若现,颇有几分长剑出鞘的气势。

“你如今又想回到哪儿去呢?躲在华山浩然台的雪山之上,靠师弟师妹送来的酒过一辈子吗?!”萧疏寒咄咄逼人,“你不会以为,风无涯心里对你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,还是你以为师兄弟的情谊能抵得过剑客的双腿?”他深吸一口气,往前迈了一步,继续道,“还有,你不会真以为你这一厢情愿的所谓‘兄弟情’,能得偿所愿和和美美吧?”

“齐无悔,骗别人就够了,何必骗自己?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齐无悔眦目欲裂,一个鹞子翻身,抽出腰间长剑,直冲萧疏寒门面而来。

他的剑法很简单,也很快,剑刃倏忽便贴到萧疏寒的脖颈上,轻飘飘的没有重量。

“你不会杀我,也杀不了我,”萧疏寒沉静地说,“我现在只想问问你,难道你就不怨吗?”

齐无悔“刷”地一声收剑入鞘,面无表情道:“何怨之有?我落得如此田地是自作自受。”

“嘴上说的,最多不过心里的三分。你难道就没有想过,如果没有楚遗风,没有明月山庄,你和风无涯也就没有那场争执,如今也不会变成华山弃徒。”

齐无悔静静地看着他,随后怅然一笑:“你不过是劝我和你一起,把错全归咎于楚遗风。连恨一个人,你都怕寂寞。”

萧疏寒眨了眨眼,重新给自己斟了一杯酒,道:“我的确怕寂寞。我这么恨楚遗风,或许就是因为他把华山积雪的寂寞留给我一个人,夜半梦回,我仍旧觉得冷。”

“你放不下楚遗风,我放不下风师弟,我们俩还真是一路人,当浮一大白!”

“你放不下的,是对风无涯的情,”齐无悔好像听见萧疏寒哽咽了一声,“而我放不下的,是对楚遗风的恨。不过说到底,不过迷瘴罢了。”

他举起酒杯,同齐无悔清脆地碰了一下,垂下脑袋,喃喃道: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……我如何能够放下?”

“放不下,就别去想了,”齐无悔自嘲地一笑,“说起来,我们还真像是一对借酒浇愁的鳏夫。”

萧疏寒微醺,难得展露笑颜,眉梢眼角却全是苦涩:“他们俩可还没死呢。”

“是吗?可在我看来,可望不可及还不如天人永隔来得痛快。”

萧疏寒闭着眼,回想两派恩怨,孑然叹道:“我赢了,你也赢了,可到头来却是我们两个最痛苦。”这么说着,他的肩膀突然颤抖起来,像是沉疴的痛苦从他的脊梁上碾压下去,他沉默了一会,猛地抬起头来:“凭什么痛苦的会是我们?!”

齐无悔恹恹地抬头扫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,不置一词。

“齐无悔,我们做吧。”

萧疏寒拽过齐无悔的衣襟,莽撞地跌下,却被他一偏头,错了过去。

齐无悔盯着萧疏寒,好像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:“你不会以为我喝醉了,连你和风师弟都分不清了吧?”

“你以为我分不清你和楚遗风吗?”萧疏寒反问道,“我只是不甘心,凭什么是我们……凭什么?”

“所以,我们做吧,齐无悔,”他一字一句分明,“没有楚遗风,没有风无涯,我们就一辈子不得快活了吗?他声色犬马,我却要从此长河霜冷,自怨自艾吗?!”他的神情很认真,但更多的却像是赌气——为自己不明所以的爱人,为江湖颠倒是非的恩怨。

齐无悔如何能说自己不恨?一念之间,他的一生便和错误捆绑在一起,每一个江湖人都能随手掀起他的伤疤。他垂下眼眸,视线胶着在萧疏寒淡色的嘴唇上。

萧疏寒生得极好,可齐无悔的眼里却只看见他的双唇,薄而俏,此刻却因愤怒和彷徨而微微颤栗,愈见姣美。

“行啊。”

他低低应道,伸出拇指揩过萧疏寒的下唇,苍白之下充盈着柔软的生机,就像是他同风无涯初见时,为其抚去的衣袂间的雪。












TBC.

先放(上),接下来是肉,如果没有人想看的话我就不写了哈哈哈哈我相信不会有人想看的!!这种邪教!!!

我对不起风师兄,我跪下来给他道歉,但是ntr真的太好吃了

感觉自己写得有点拖沓了,回头会修改一下对话👌


评论
热度 ( 46 )
  1. 葱开开ROOM4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爆肝卿
    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对真是充满了玄机!不管了只要能睡到萧疏寒怎样都好(ntm)